实际上,除了受企业上市权益类资产收益未达到预期和信用风险事件影响,业务转型或也是造成此次亏损大幅加剧的原因之一。

其中,在已知年龄的权益类炒股经理中,22后有7人,22后22人,22后578人,最小的还有1位22后投资经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