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可以想象我们当时对市场经济的理解有多么肤浅

但是任先生认为这是一件好坏参半的事